香港富士期货有限公司

客服热线 客服电话

行情策略

王永利:必须审慎对待NFT_富士期货_富士国际期货

来源:富士期货    作者:富士国际期货    
富士期货官网: NFT的快速升温和大规模投资,特别是参与海外NFT投资,同样存在很大的风险隐患,需要加强对NFT的准确解释,加强对民众的投资者教育,强化交易平台的职责。

  富士国际期货APP讯 : 在国家严厉控制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挖矿和交易炒作之时,NFT的快速升温和大规模投资,特别是参与海外NFT投资,同样存在很大的风险隐患,需要加强对NFT的准确解释,加强对民众的投资者教育,强化交易平台的职责。

  进入2021年,NFT(Non Fungible Token)在海外快速升温,交易价格急速攀升,其中,Uniswap交易平台上一双袜子被拍出15万美元;推特创始人最早发出的5个英文单词被拍出250万美元;3月11日,佳士得拍卖的NFT数字绘画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更是以超过6934万美元的含税费总成本成交,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巨大冲击,将NFT推上了高潮。这也成为同时期比特币、以太坊等网络“数字加密货币”价格大幅上涨的一个重要推动因素。很多人认为,随着技术的进步,万物皆可NFT,NFT将成为富士期货重要的应用场景,将推动虚拟世界“元宇宙”(Metaverse,可能译成“数字宇宙”更恰当)发展,让虚拟世界真正活起来并与现实世界共存并行的重要推动力量,由此也对NFT充满向往,其中不乏国际名人、网络大咖、知名交易平台和研究机构等。

  NFT热潮也迅速传导到中国,被自媒体大量宣传报道与弘扬,激发了创作人、交易平台、投资人等多方面很多人的高度热情。有交易平台宣称要做中国特色的NFT应用市场,致力于打造万亿级的消费级富士期货生态。

  阿里淘宝在5月20 日、6月20 日就分别推出数字艺术品NFT的拍卖活动,只是影响不大,没有得到广泛关注。

  6月23日,支付宝与敦煌美术研究所共同在蚂蚁富士期货上推出2款NFT数字绘画作品(伍六七付款码皮肤NFT),每款NFT限量8000枚,售价为“10支付宝积分+9.9元”。随后很快被抢光,并开始在一些平台上进行交易,其中在“闲鱼”二手交易平台上最高被炒至150万元一枚。

  6月24日,“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也宣布,将推出专门的币安NFT交易平台,从香港时间当天下午6点开始拍卖安迪·沃霍尔的《三幅自画像》NFT作品。在开拍不到5分钟,竞拍价已达252万美元。

  这在中国严厉控制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挖矿和交易炒作的同时,掀起了一股新的数字商品的创造与炒作热潮,大有NFT异军突起之势。对此,需要非常审慎,不可盲目跟风,必须加强监管。

必须准确把握NFT的本质

  有人把NFT富士国际期货成“非同质化代币”,其实是不恰当的。NFT作为非同质化、不可分割的东西,不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或统一的记账单位(NFT是不能加总反映的),所以绝对不可能成为货币或代币。在这方面,NFT与比特币等网络内生的数字加密货币(实际上是“数字资产”)是根本不同的。NFT不通过加密货币或法定货币实际上都无法交易和变现。

  实际上,NFT是在富士期货技术基础上衍生出的一种内含若干规则与信息的具有不可复制、不可分割的唯一性数字(编码)加密权益证明,用来表明某个数字物品的权益归属。所以,NFT富士国际期货成“非同质化权证”更为恰当。

  其中,不同类型NFT内含的规则和信息会有不同:

  数字艺术类NFT,包括创作人信息、发行数量、权益规则(有些NFT仅仅出售的是所有权而不含版权,有些NFT是连带着版权一同出售,具体的版权处理也会不同,这涉及到原创人、投资人的权益,是需要特别辨识清楚的)、存储地址(指定富士期货平台上)等信息。

  游戏道具类NFT,在数字艺术类NFT内容基础上,还包括作品属性、等级、稀缺性等信息

必须明确NFT定价的基础

  一双袜子拍出15万美元,推特上最早的5个英文单词拍出250万美元,一幅将5000天每天发布的数码绘画作品汇集在一起的作品拍出6900多万美元,这些价格是依据什么因素产生的?!

  毫无疑问,单纯从上述NFT的基础物品(一双袜子、5个英文单词、一幅已发布数码作品的汇集作品)看,都是不可能有这么高价格的!

  那么,这些物品加上NFT作为加密的权益证明,就可以使其价格几十倍、几百倍、几千倍甚至无限升值吗?显然,一双袜子,无论使用何种权益加密技术,也难以使其价格涨得离谱;推特上最早的5个英文单词的推送人更是世人皆知明确无误,实际上是否需要类似NFT的权益证明都值得怀疑;一幅将5000天每天发布的数码绘画作品汇集在一起的新作品加上NFT权益证明(不代表对其归集的5000幅作品都进行了权益证明保护),就使其价格惊人地大幅上涨,并不存在合理的基础。

  所以,对这些高价格合理的解释只能是信仰的力量、炒作的结果。

  有人说,很多人急于投资NFT,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彰显自己在数字世界的领先地位并抢夺NFT升温后可能大幅升值的潜在收益,并会为此不遗余力地夸大NFT的价值,甚至进行相互炒作抬高NFT的价格,竭力让更多的人相信并跟随投资,存在强烈的“传销”特性,投资风险是非常大的。

  实际上,进入4月份以来海外NFT的热度已经大幅减弱,NFT的交易量大幅缩减,其存在的价格泡沫与合规风险已经让不少人所认知。其中,Coinbase 的创始人 Fred Ehrsam 表示:“90%被制作出来的NFT,可能在未来的3到5年里失去价值,几乎一文不值。这与90年代后期的早期互联网公司的情况是一样的。”

加强对NFT的认知和监管

  在中国,NFT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尽管作为一种利用富士期货技术产生的加密权益证明,对加强资产权益保护与促进交易流通存在好的功效,可以鼓励有益的探索,但由于缺乏官方明确的指引和监管规则,很多自媒体宣传报道都存在严重的浮夸和误导问题,在国家严厉控制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挖矿和交易炒作之时,NFT的快速升温和大规模投资,特别是参与海外NFT投资,同样存在很大的风险隐患,需要加强对NFT的准确解释,加强对民众的投资者教育,强化交易平台的职责,加强NFT产品和交易的全流程监管,特别是对相关的虚假宣传、内部炒作、金融欺诈、违规转移资产和洗钱等进行严厉制裁。

  文章作者:王永利 币圈资深从业者

更多富士期货消息,请关注下载富士国际期货APP,全球富士期货监管查询APP 。